茂成資料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 舉手摘星辰-第四百四十二章枉爲讀書人推薦

Sadie Quinella

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
小說推薦三國:人在曹營,開局赤壁三国:人在曹营,开局赤壁
当晚。
秦川的府邸当中,一场邀请了如今冀州所有文武高层的宴会召开。
这场宴会开始的十分突然。
不少文官,都是在自己家中,被荆绥带人请到秦川府邸的。
他们自己都很茫然,不是说的军师大人身染重病,不便行动吗?怎么忽然又开始举办宴会了?
而且也没有任何通知,突如其来就将这么多人,召集到他的府邸当中,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对于这件事情,众人的猜测各不相同。
可是。
荆绥带兵去请他们的时候,态度虽然很恭敬,可却给人一种不容拒绝的感觉,哪怕是一些找了借口想要推脱的文官,也被荆绥强行带到了秦川府邸当中。
美其名曰“我家大人好客,各位拒绝便是不给我家大人面子”。
荆绥本身就是武将出身,再加上这些天,奉秦川的命令,去蹲点抓密谍,整个人的气场,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简而言之,就是杀气当中,多出了一种从事情报工作特有的阴翳。
那些个从来没有见过多少煞气的文官,哪受得了这个?
寒蝉鸣泣之时-祟杀篇
荆绥只是随便一呵斥一瞪眼,加上有秦川的金字招牌照着,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将这些人拍唬住了。
这件事发生的极其突然。
当众文官武将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秦川的府邸院子里面了。
相比于文官们的茫然。
武将们其实要显得稍微淡定一些。
史上第一纨绔
終極小村醫 小說
他们毕竟昨天晚上,才去谢元良家里吃过酒,听谢元良说了不少机密要事,自以为自己比那些文绉绉的文臣们,知道的更多一点。
所以。
他们看起来更加淡然。
“我说,你们猜这次,大人会将带兵奇袭的事情,交给谁来办?”
一个武将小声跟身边的人讨论。
“谁知道呢,应该会是荆绥吧,毕竟,当初曹子孝在荆州的时候,就是跟大人走的最近的。”
“这种事情,大人应该也会尽可能交给自己信任的人吧?”
身边的武将小声回应道。
“嘘,不要乱说,这可是在军师大人府上,万一被人听了去,还以为我们对军师大人有什么意见呢。”
武将们窃窃私语的同时。
文官们也在低声嘀咕。
不过,他们的对话,比起这些从容淡定的武将来说,就更显得……拘谨和不融洽了。
“秦问天小儿,枉为读书人,竟然做出如此失礼的事情。”
一名文官指着不远处的书房破口大骂,“老夫已经六十有三,秦川小儿,竟敢让人像撵牲口一样,将老夫强行带来,将来,老夫定要亲去许都,重重参你一本!”
“没错,读书人当知礼义廉耻,秦问天此举太过分了!”
“此人仗着丞相重用,就在冀州城中为非作歹,今日他若说不出个一二来,我定同各位一起参他!”
文官们的同仇敌忾。
叫骂声此起彼伏,可是,此时就在书房中,却始终没有出来见客的秦川,却对这些角码完全充耳不闻。
“大人,这些文官说话实在难听,不如我……”
荆绥反而率先坐不住了,他按照秦川的命令,将这些人“请”来之后,就被秦川拉着在书房里喝茶。
此时。
听着外面越来越难听的叫骂声,他简直恨不得直接抽刀出门,将那些鼻孔朝天的文官乱刀砍死。
“不着急。”
秦川却完全不介意这些,淡然说道,“让他们来,就是让他们来乱的,不乱,那条大鱼怎么会动呢?”
“大鱼?什么大鱼?”
荆绥愣了一下,不过这次,他却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大人的意思,是说那暗中私通西凉密谍的高层,就在这些人当中?”
“没错。”
秦川淡淡点了点头,“准确来说,我已经有了几个人选,不过这种事情,审讯是不可能审讯出来结果的,私通外敌是诛九族的大罪,唯有等那条大鱼憋不住了,主动跳出来。”
“……”
荆绥闻言没有接茬。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能接茬的话题,所以就老老实实保持沉默,只不过外面动静实在太大,让他就连喝茶都有些心烦意燥。
“对了,谢元良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秦川却是丝毫不以为意,随口漫不经心地问道。
“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荆绥来书房之前,专门按照秦川的命令去找了一趟谢元良,去确定接下来的进度。
在邀请这些人过来之前,秦川让谢元良准备了一些东西,准确来说,是一副药。
以谢元良的医道水准,轻而易举就能做出那种,让自己短时间内,看起来像是病入膏肓模样、本身去没有什么毒性的药。
接下来。
秦川要下一盘大棋。
他不仅仅是打算让大鱼自己咬钩,更是打算利用这个私通西凉的变节者,还有那个潜伏在冀州城很久的凉州密谍首领,好好给凉州军送上一份大礼。
“嗯。”
秦川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外面,那些文官丝毫没有因为他迟迟不露面就收敛,而是越骂越起劲。
叫骂声几乎都可以透过围墙,传到外面的大街上。
“所以说……”
秦川有些无奈地小声嘀咕道,其实不仅仅文官是被荆绥给“请”过来的,武将的待遇也是一模一样的。
可到现在为止,武将那边始终都没有人发表任何意见。
那些将武将们视作的粗神经、莽夫,却自命清高的文官,却是满嘴臭不可闻。
众人都不知道的是。
这个时候。
秦川的院墙外,一个看起来颇为不起眼,专门用斗笠遮住自己面庞的青年,正饶有兴致地听墙角。
“这秦问天到还算得上好脾气。”
“那些个文人骂得如此难听,如果换做别人,恐怕早就忍不住去杀人了,他竟然还真能够坐得住。”
青年小声嘀咕道,“不过,我估计应该也差不多了。”
“能在荆州一通毒计玩死周瑜的人,怎么可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泥人脾气呢?”
“接下来……用不了多久


Copyright © 2022 茂成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