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成資料

好文筆的小說 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笔趣-第186章 家庭新成員鑒賞

Sadie Quinella

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
小說推薦寡婦醫妃:我靠空間帶飛全家寡妇医妃:我靠空间带飞全家
距离尹千穗生产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几天,她大多处于昏睡状态。
但只要她醒过来,就会发现傅泽启就在身边。
心中真的满满都是安全感。
孩子她只见过一次,皱巴巴的,像个小猴子,一点也不可爱。
不过她清楚,这是孩子在羊水里泡久了的缘故,养养就好了。
再说了,这好歹也是她亲自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
要说不喜欢,那是不可能的。
但傅泽启是真不怎么喜欢这个孩子。
在他的心里,穗穗差一点就因为这个小家伙出事。
纵使心中明白,这小家伙也是他的亲生骨血,可一见到这小家伙。
他脑海中就忍不住浮现出,穗穗虚弱至极,到脉搏全停的场景。
说不上厌恶,可确实也没多喜欢。
但顾忌着穗穗,他将这些想法都深深埋在心里,半点不往外透露。
可尹千穗太了解他了。
几次之后,就察觉到他似乎对孩子有些心结。
只是一时半会儿她还不太清楚,这心结具体是什么东西?
只能时不时拉着他,一起摸一摸,抱一抱,逗一逗孩子。
加深父子之间的感情。
不过这小家伙似乎有些灵性。
对傅泽启也是爱答不理的。
最喜欢的人也不是尹千穗,而是傅鸿玙。
走 過 愛 的 荒 蠻
每当他大哥来看他的时候,他表现得最好,一见大哥就笑。
尹千穗觉得这样也好。
她怀孕的这些日子里,虽说玙儿也表现得很高兴,但她总觉得玙儿的高兴中藏着暗暗的忧伤。
她也理解玙儿的担心,毕竟自己是换了个芯子的人。
严格来说这个孩子才是她的亲生孩子。
玙儿心中有些忧虑到也正常。
可这种事情,也不是她三言两语就能开导的。
只有在日后生活中一碗水端平,才能慢慢打消玙儿的疑虑。
现在这样是最好不过了。
她心中已经有了盘算。
这小子天然亲近玙儿,干脆就让玙儿多多陪伴他成长。
等长大一点把读书学业什么的,也交给玙儿。
正所谓长兄如父嘛。
再说以玙儿的品性能力,教导这小家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而事情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玙儿来看小家伙,每一回小家伙都朝着他笑,他心中也渐渐软化起来。
甚至有些不满父皇和母后对弟弟的不重视。
他每次来看弟弟的时候,弟弟虽然和父皇母后待在一个宫里。
可父皇母后的眼里从来就只有彼此,像是完全没有弟弟这个人一样。
他还会专门抱着弟弟往父皇母后身边经过,引起两人的注意。
绑个男票再启程
尹千穗看着忍俊不禁。
傅泽启看着若有所思。
心中默契地和尹千穗想到一块去了。
既然玙儿和这个小家伙这般投缘,干脆等他长大一些,就让玙儿带着。
我家的老婆小小的很可爱
反正玙儿的功课品性他也考教过,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傅鸿玙则完全不知道父皇母后心中的想法。
正在一边同情弟弟的遭遇,一边埋怨着父皇母后。
这几日,傅元玥倒是没怎么出现。
只因为秋冬交际,她不小心感染了风寒。
如今尹千穗产后虚弱,弟弟又刚出生,她不想把病气过给两人。
正在专心养病,每次只能从哥哥的口中得知弟弟的详细情况。
傅元玥倒是对这个弟弟没什么想法。
只觉得他们家里,终于有一个比她还小的小家伙了。
她终于不是全家最小的那一个了。
等她病好了,一定要好好感受一下当姐姐的乐趣。
魏国皇后诞下小皇子,本是一桩大喜事。
这毕竟是陛下登基之后,出生在皇宫的第一个儿子。
只是如今两国开战,大肆庆贺有些不合时宜。
尹千穗也不想铺张浪费,洗三礼也只是简单在宫中办了下。
……
楚国皇宫,苏七和叶雯蕙已经在这宫中待了一段时间。
重生学神有系统 一碗酸梅汤
这段时间里,门外的防守丝毫没有放松。
苏七也在争分夺秒地恢复伤势。
他明白蕙儿的担心,这次倒是没有故作柔弱,博取蕙儿的同情。
叶雯蕙不知外界情况,心中无比着急。
只是她也明白,若不等苏七恢复伤势,就让他出宫送信。
那便是让苏七去送死。
她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焦急地等待中,时间好像愈发漫长。
终于,苏七对她说,伤势已经没有大碍。
她才重新动笔写信,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写出来,让苏七亲自把信交给千穗。
还额外写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请他一同交给千穗。
苏七也没有多想,趁着夜色便离开了楚国皇宫。
一路快马飞驰,直奔魏国京都。
出宫之后,他才知道魏楚已经开战,而且是由魏国主动挑起的战争。
这时,他迟疑了。
道祖,我來自地球
既然魏国主动挑起战争,那蕙儿这封信,还有必要传吗?
说不准,那些刺客真是北魏派来的呢?
但他转念一想,若是北魏真想杀蕙儿,应该不会放他回到蕙儿身边,更不会送给他们那么多好东西。
而且北魏皇帝登基不过一年,皇帝最爱的尹千穗那女人还怀孕了。
北魏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开战吗?不应该啊!
北魏才打完内战,便要去侵略楚国,都不休息一下吗?
虽然他没有当过皇帝,也没有在朝为官,但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合理。
手中死死捏着两封信,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
不管北魏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他送信过去就知道了。
苏七从楚国京城出发,不过半月便来到了魏国京都。
自从进入魏国境内之后,他的眉头便越皱越紧。
怎么魏国对于两国交战的说法完全不一样!
楚国百姓都知道,此战是北魏不宣而战,意欲侵袭江州,楚国不得已才反击的。
而北魏百姓却说,楚国污蔑魏国刺杀,主动侵袭朗州,北魏才是被动反击的一方。
苏七百思不得其解,不知为何两国民众对此战的看法有这么大的差异。
不过从他的私心来说,还是更相信北魏的说法。
毕竟他明确知道,蕙儿对楚国民众说的话是被威胁的。
那并非她的本意。
如此说来,还是叶茂荣贼喊捉贼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所以他进入北魏都城后,并未迟疑,直接潜进了皇宫。


Copyright © 2022 茂成資料